多地备战2021专项债 2021年提前提前准备批有望四季度开闸

  • 时间:
  • 浏览:1

2015年发行专项债券,主要满足地方政府基础设施等公益项目的投融资需求。作为稳定投资和弥补不足的重要措施,为了对冲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新增专项债务规模达到3.75万亿元,比去年(2.15万亿元)大幅增加。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2020年特种债券发行接近尾声,剩余金额不多。财政部9月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新发行专项债券28969亿元,占年度计划(37500亿元)的77.3%。根据财政部7月底发布的通知,10月底前将发行特种债券。

如今,各地已将注意力转向2021年专项债务项目准备金。9月10日,广西贵港市财政局发布消息称,当地政府已召开2021年地方政府专用债券申请培训会议,并邀请证券公司专家详细讲解地方政府专用债券政策、申请前期准备、发行流程及典型案例。

广西贵港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刊》,此举主要是为了统筹安排,加快明年的工作进度。

2015年发行专项债券,主要满足地方政府基础设施等公益项目的投融资需求。作为稳定投资和弥补不足的重要措施,为了对冲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新增专项债务规模高达3.75万亿元,比去年(2.15万亿元)大幅增加。

2021年新增专项债务规模会延续今年的“高水平”吗?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主任刘向东告诉《时代周刊》记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预计2021年新增专项债务规模不会减少,以保持在建项目或新开工项目的金融稳定,避免形成半拉项目。

早谋划、早储备、早申报

为了争取更多的特种债券基金,越来越多的地方意识到特种债券要早规划、早储备、早申报。

比如8月14日,河南省南阳市财政局发布消息称,在南召县管辖范围内,设立专项工作班,理顺协调机制,确保9月份基本完成项目规划、梳理、立项等前期工作,项目库储备资金总额不低于10亿元;8月下旬,广西凭祥市财政局也召开会议,对2021年申请专项债券基金的19个项目进行了分析。

事实上,上述做法在河南南阳和广西凭祥都很常见。9月份以来,山东淄博、江西九江也召开了类似会议,要求专项债券申报以重点地区为重点,早规划、早储备、早申报。

“为了应对疫情的影响,中央政府今年加大了向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券的规模和速度。由于疫情突然爆发,许多地方没有做好充分的项目安排准备。在提高投资效益方面,很难培育出好的项目。考虑到疫情的可持续性,地方特债发行的规模和进度不会减少。为了形成有效的投资规模,需要提前规划和准备下一年的专项债券项目。”刘向东分析。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教授江林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地方财政收支差距可能会继续扩大。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只能依靠发行专项债券来弥补财政收支缺口。

“早规划、早储备、早申报,这是财政部希望尽快了解地方投资需求,以及发行专项债券后如何对未来偿债进行安排,从整体上有效控制金融风险和地方债务风险。”江林说。

明年专项债将提前下达

上一个

2019年11月底,财政部提前发布了2020年1万亿元的新专项债务限额。今年地方债券发行进度大幅提前至1月初。但由于今年新增特种债券规模达到3.75万亿元,特种债券发行较去年晚一个月(10月底)结束。

在这种情况下,今年是否有可能像去年一样,在第四季度提前释放2021年专项债务的金额?江林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当地经济稳定增长的压力大于2019年。地方经济需要通过发行专项债券来筹集资金投资新的基础设施。因此,2021年特别债券的额度更有可能在今年第四季度提前发行。

刘向东还表示,明年的项目将在今年提前规划和准备。预计明年的专项债可以提前发行,发挥前期作用,造成实物工作量。

公开信息也验证了上述判断。9月初《深圳特区报》的报告显示,目前深圳大鹏新区正在第四季度提前密集规划2021年专项债券项目。这些项目包括八广生命健康产业孵化器、八广生命健康创新园等项目,以及水污染整治和河流综合治理项目。

此外,大多数分析师认为,2021年新增特殊债务的规模可能会继续保持在今年的高水平。

江林表示,发行专项债券的收入是非经常性收入,今年专项债券筹集的资金大多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疫情后恢复生产生活相关的投资,这些设施的建设不能一次性投资完成。因此,2021年需要保持高水平的专项债券发行,以确保2020年相关项目的投资充足有效。

“如果2020年只发行一只大规模专项债务,那么2021年债务规模将会缩小,2020年专项债务的使用效率可能难以有效评估。毕竟很多专项债券融资的项目,一个会计年度是完成不了的。”江林说。

“资金跟着项目走”

从区域额度分配来看,Wind数据显示,今年1-8月,广东(不含深圳)发行的地方债务规模最大,达到2631亿元,其次是山东(2361.75亿元),中西部地区为江西(1521亿元)。目前云南(1490亿元)和河南(1368.68亿元)不过辽宁(222亿元)、海南(188.13亿元)、青海(115.18亿元)、西藏(59亿元)等地规模不到300亿元。

今年4月初,财政部副部长徐洪才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地方专项债券配额分配应遵循“资金跟随项目”的原则。“优先选择重点项目多、债务风险低、有效投资大的地区,加快重大项目和重大民生工程建设。债券额度分配安排主要看项目的重要性和项目的准备情况。”

前述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只有当地有合格的项目,才能进行专项债务申报。省级专项债务额度将根据当地情况核定。

2021年专项债务资金配置会发生变化吗?刘向东认为,明年地方专项债务的额度分配应根据项目到期情况市场化,其中中西部地区短期补偿需求较大,应加强对其专项债务的支持。

但江林认为,发行专项债券主要涉及地方经济发展,不同于一般公共预算的转移支付。因此,地方专项债券的额度配置应遵循效率原则,即还款能力强的地方应获得更高的债务发行额度,从而有效降低中央政府可能不得不覆盖地方专项债券的风险。

“60%的特别债务配额应给予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地区,而40%的特别债务配额应给予渤海湾经济区

舒鸣数据高级研究员杨小年近日发表文章指出,新疆、黑龙江、甘肃、云南、吉林、内蒙古、四川等地的特种债券发行规模已超过全年政府性基金收入的50%,发行规模已基本达到上限,明年难以继续增加。但浙江、辽宁、上海、江苏、宁夏、陕西、湖北、河南等地特种债券发行规模尚未达到政府性基金年收益的30%,遇有投资需求可适当提高发行额度。

此外,几个省份发布的审计报告显示,2019年专项债务的使用主要集中在闲置资金、不合理投资和偿还现有债务上。今年7月底,财政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对专项债券的发行和使用实施渗透式、全过程监控,提高债券基金的绩效。有人认为2021年的债券额度分配很大程度上会和2020年的债券资金使用挂钩。

(原标题:多处准备2021年特别债,预计2021年第四季度开盘)

(主编:陈_NB12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