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整体市场捧得红马斯克 但或许捧不红PayPal

  • 时间:
  • 浏览:10

欢迎关注《创世纪》微信订阅号:思那创世纪

正文/杨

来源:锌秤(ID: znkedu)

PayPal想在国内移动支付市场分一杯羹。

技术圈的老网红、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今年有点火。

2021年1月8日,特斯拉股价上涨7.94%,马斯克个人净资产也升至1950亿美元以上。对此,这位身价超过亚马逊CEO贝佐斯的新全球首富,只是说了一句“好了,回去工作吧……”在推特上(好吧,回去工作.),并亲自将“凡尔赛”文学推广给世界各地的企业家。

然后,几天没停的马斯克上推特“热搜”。这一次,他暴露了自己的“老二级”身份,在《偶像大师》发了一张万代南梦宫人物“御水幸子”的表情包。结果当天在日本上市的万代南梦宫股价收盘上涨4.353354。

目前,“蹭马斯克的激情”已经成为新的“财富代码”。国内外的网络名人、明星和企业品牌迅速排队试图“触摸中国”马斯克,在这个节骨眼上,国内媒体发现了一件大事:时任马斯克CEO的贝宝最近全资收购了国富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移动支付的概念,和马斯克一样,一度是科技前沿的代名词。然而,随着移动支付市场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和成熟,相比马斯克“想在火星上退休”的想法,移动支付已经在现代人的日常生活中占据领先地位,甚至成为国内消费者的主要支付手段之一。

然而,随着中国移动支付多年的发展,用户对产品的倾向和使用习惯已经相对稳定。PayPal真的有可能在国内移动支付市场分一杯羹吗?

移动支付业务:互联网企业新阵地

中国人已经熟悉了移动支付的概念。简单来说,移动支付是指运营商借助手机、平板等移动设备,通过其提供的移动支付系统进行转账、支付、购物等商业交易活动。

纵观全国,移动支付已经完全渗透到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是日常购物、公路费、出差、投资理财、各种公共事务费用的支付,都可以通过移动支付进行,给用户带来便利,也给企业带来巨大的商机。

据公开信息,在过去的一年里,品多多、携程、亚图快捷、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纷纷购买支付牌照,打算布局支付服务,银联业务、持续支付、收款吧三家支付机构也宣布了a股上市计划,准备冲刺资本市场。

至于资本市场对移动支付的态度,无疑是可喜的。其中,国内移动支付市场的前景尤为诱人。在央行对第三方支付行业参与移动支付市场竞争的开放态度、灵活的O2O生态模式、成熟的技术和企业等因素的支撑下,国内移动支付的发展还远远没有结束。

去年,知名支付服务提供商Worldpay发布了《2020年全球支付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移动商务市场规模达到9594亿美元,接近美国(2506亿美元)的4倍,约为英国(722亿美元)的13倍。

惊人的数据也揭示了中国移动商务市场将长期在全球移动商务市场上继续驰骋的现实。

“国内移动支付的普及程度和其他国家的差距,实际走出去之后才知道。”驴友阿通常常后悔中国率先进入“无现金社会”。每当他跟外国朋友说,在中国连乞丐都知道怎么用收藏码,他总是让他们看起来不可思议。对于中国人来说,通过手机支付给乞丐施舍是我们身边的现实。

仔细想想,从海外引进的移动支付概念,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从无到有的成长,在国内站到了巅峰。看到国内消费者已经习惯了各种移动支付场景,人们真的有一种触摸时间变化的奇怪感觉。

据艾传媒咨询(Ai Media Consulting)统计,2020年国内移动支付用户规模预计将超过7.9亿,市场规模增长趋势预计将长期保持稳定。支付清算协会在2021年1月13日发布的《2020年移动支付用户问卷调查报告》中表示,移动支付已经被绝大多数用户接受,近四分之三的用户每天都在使用移动支付,移动支付已经成为消费者每天使用的主要支付方式。

h/transform/59/w550h309/20210124/4519-kicwvzp9684462.png' alt="数据来源:《2020年移动支付用户问卷调查报告》" />

数据来源:《2020年移动支付用户问卷调查报告》

随着行业技术不断革新,传统行业纷纷转型、“搬迁”至线上寻求“第二春”,未来移动支付的应用场景还将更加多元,对于掌握手机的消费者们而言,他们手中掌握着的将是一个迫近的、充满可能性的未来。

曾经走出过马斯克的PayPal,究竟有多大能量?

2018年,央行正式发布外商投资支付有关事宜公告——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解除了对外资支付机构限制。

此后,不少被国内规模庞大的移动支付市场吸引的外资机构纷纷寻味而来,而PayPal就是其中之一。

PayPal是美国支付的巨头,也是移动支付这个概念的“鼻祖”。作为一家传奇企业,它跟“宇宙网红”马斯克和美国电商巨头eBay间有着复杂纠葛的“罗曼史”。

关于PayPal的琐碎往事便这里不再赘述。不过,需要澄清的一点是,一些媒体喜欢称PayPal为“马斯克的PayPal”,但事实上,马斯克很久以前便离开了PayPal,而他也并非PayPal的创始人,PayPal实际由硅谷传奇马克斯·莱文和彼得·蒂尔创立,而马斯克创办的则是后来选择与PayPal合并的另一家支付公司X.com。

好了,现在抛开那些逸闻秘辛,让我们看看PayPal究竟有多少实力。

在被支付宝超越之前,PayPal一度是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在欧美市场的渗透率常年稳居前列。而截至2020年,PayPal的业务已经覆盖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近4亿人的活跃用户,同时可支持全球25种货币的交易,是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支付公司。

并且,尽管移动支付已经成熟,但市场依旧有潜在的增长空间,PayPal业绩表现也一直令市场看好。尤其是在过去的一年,疫情对传统零售行业造成严重冲击,各国的消费者们纷纷将线下购物转至线上,造成全球线上交易量大幅增加。

根据数据分析公司Adobe的统计,2020年“黑色星期五”美国线上交易额达到了90亿美元,创下最高纪录,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22%。

而线上交易量的激增也使各大移动支付公司的股价顺势“起飞”。其中,PayPal的表现尤为出色,从年初的约100美元,飙升至年末的约240美元,上涨了一倍以上,被认为是2020年的首先股票。

金融行业从业者牛哥是八年的PayPal用户,他将PayPal的优势总结为以下三点:

一、业务遍布全球,国际化程度高,是许多跨境贸易中首选的支付方式。

二、有着完善的风险控制和安全保障机制,欺诈损失率长期处于业界最低水平,在世界范围内有着良好的品牌信誉和庞大的用户群。

三、其支付方针倾向于保障买方的利益,买方关于交易内容的所有反馈、提议与申诉都会迅速获得平台的关注和处理。

在牛哥看来,PayPal作为一家支付公司,拥有国际顶尖的影响力和良好的品牌信誉,当下又恰逢疫情背景下线上交易需求扩大的红利,前景相当乐观。

目前,顺风顺水的PayPal正有条不紊地推着自家全球业务,而规模庞大的中国移动支付市场正是它的下一个目标。

事实上,随着国内近年来推出对内资和外资支付企业提供同等国民待遇、放开外资支付机构准入的系列政策,国内移动支付市场“双向开放”程度逐步提高,支付行业监管框架不断完善。

不少海外支付机构都表达了想要进入国内市场的意愿,而PayPal算是这批有意愿进入国内市场的海外企业中先行者。

据报道,早在2019年9月30日,PayPal就已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成为国付宝实际控制人并顺势成为了第一批进入中国的外资支付机构。

两年时间过去,国内金融市场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而PayPal此番全资收购国付宝,其想要正式在中国移动支付市场分一杯羹的雄心亦可见一斑。

不过,国内消费者的移动支付习惯已经趋于稳定,而支付宝、微信支付和云闪付等移动支付工具也已经占据了市场的大半江山。作为“外来和尚”,即便是强如PayPal,想要顺利从国内市场中切下一份蛋糕,恐怕也并非易事。

敲打支付宝和微信支付?PayPal还不够格

根据艾瑞咨询统计,支付宝和财付通(含微信支付)在2020第一季度分别占据了市场交易规模的55.4%和38.8%,已然吞下了中国移动支付市场94.2%的份额。

而PayPal用以“借道”入华的国付宝,在国内移动支付市场依旧是泛泛无名之辈。

在被PayPal外资全资控股之前,国付宝是商务部直属的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发起的、具有国有背景的支付工具,具备多项支付许可,主要为政府和企业提供在线支付服务,后来也开展了C端的移动支付服务。

然而,国付宝作为支付工具的口碑并不算好,由于对商户的监管审查力度不足,它曾屡次被卷入金融诈骗事件中。在2018年8月6日,更是因为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以及多项反洗钱条例,被央行开出了4646万元的巨额罚单。

频繁涉及违规操作的国付宝过去一直不被媒体看好,好在PayPal并不在意这个。全资控股国付宝,最大的意义在于让PayPal拥有了在中国市场合法运营的权利,这为它的全球业务补上了一块重要的拼图。

不过,虽然PayPal雄心勃勃,但考虑到中国市场的特殊性,PayPal能否真正适应这片新天地,还有待斟酌。

目前以用户的角度来看,PayPal想要入华,还面临很多障碍。

首先,移动支付事关个人财产安全,作为外资的PayPal想要取信于国内用户,本身就有一定的门槛。

根据支付清算协会1月13日发布《2020年移动支付用户问卷调查报告》中显示,安全隐患依旧是移动支付用户担心的首要问题,79%用户最担心的是个人信息被泄露,69.7%的用户担心手机扫描到假的条码,66.8%的用户担心账户资金被盗用,44.6%的用户担心付款码被发送给他人。

在这方面,虽然PayPal有着多项安全措施来消除用户面临的安全隐患,然而,PayPal以争议或侵权名义冻结用户账户、令用户蒙受经济损失的情况却也一直存在,并饱受国内外用户诟病。

“PayPal的审核制度严格,但也经常‘误伤’用户,而PayPal过去没有境内牌照,国内用户遭遇像是无故被冻结账户或者扣款的情况,处理的流程相当复杂,费时费力。”牛哥表示,自己就曾经有从事境外电商的朋友被PayPal无故冻结账号,事后经历了需要收集证据澄清不存在侵权情况、下架侵权商品、联系律师等一系列环节,最终解决了账号冻结问题却也承受了不小的经济损失。

如何办法帮助用户简化维权流程,切实保障他们的利益,是想要争取国内用户的PayPal首要面临的问题。

其次,缺乏生态基础也是PayPal入华之路上的一大挑战。

自2019年来,国内移动支付产业经营生态化越发明显,用户需求由单一的支付服务到基于数据的各类增值服务。

以支付宝和微信为首的国内支付工具大多背靠集团企业生态,将移动支付的交易场景扩展到了零售、教育、物流等多个成熟的行业,而新申请支付牌照的机构,也不乏是抖音、快手、拼多多、华为这样本身拥有产品生态支持的,这些国内支付企业在通过构建支付生态在C端市场形成竞争壁垒,令纯粹的支付机构难以与之竞争。

而对于刚刚踏进国内市场PayPal而言,应该怎样构建自身生态,去吸引消费习惯已经相对稳定的国内用户,恐怕一时半会儿还难以有所进展。

而另一方面,牛哥认为PayPal入华也有明显的“突破点”,那就是跨境支付。

“国内用户使用PayPal最多的情况就是海外购物,在这个方向上,PayPal有全球业务作为支撑,支持多种币种,背靠庞大的海外卖家群,能为国内消费者海外购物提供很多便利。

在这一点上,支付宝和微信是很难与其竞争的。”牛哥认为,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继续推进“双向开放”,跨境贸易和人员往来的支付需求还将不断增长,跨界支付仍具有很强的发展潜力。

不过,如果PayPal真的选择“曲线救国”,从支付宝、微信等国内支付工具较为薄弱的跨境支付领域“登陆”,那么它想要真的依媒体所言“撼动国内两大移动支付巨头的地位”,那恐怕它在正面挑战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之前,还要和同样对中国市场很感兴趣的Amazon Pay、Google Wallet、Apple Pay一类的国际移动支付公司先打一架才行。